《LOL》影流之镰凯隐背景故事

时间:2019/10/29 15:42:56 编辑:一本小彩书

LOL影流之镰凯隐背景故事:每一位英雄都有他的强大之处,也有他背后的故事,没有故事的人怎么能成为“英雄”呢?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影流之镰凯隐的背景故事吧!

《LOL》影流之镰凯隐背景故事

影流之镰

“孩童已死,杀手永存。”

背景故事

悉达·凯隐是修行暗影魔法的精英,他战斗的意义,是为了实现自己真正的命运——为了有朝一日能够率领影流教派,开创艾欧尼亚霸业的新世代。凯隐大刀阔斧地挥舞着活体暗裔武器拉亚斯特,毫不在意它给自己身体和思想带来的腐化。这样后果只可能有两种:要么,凯隐让这把武器屈服于自己的意志;要么,这副恶毒的刀刃将他彻底吞噬,为符文之地的毁灭奏响序曲。

出生在诺克萨斯的凯隐和同样命运的其他孩子被强征入伍做了童兵。只有最阴险的诺克萨斯指挥官才会采取这种残酷的手段。因为艾欧尼亚人的同情心是一种可被利用的弱点——他们的战士在面对看似无辜的对手时,出手会犹豫不决。因此,勉强拿得动剑的凯隐,被派上了战场,同时也相当于走上了刑场。

这支诺克萨斯部队在衣浦河的入海口登陆。凯隐和其他童兵被迫充作先锋部队,迎战一群为了守护家园、对抗再度袭来的入侵者而临时组织起来的当地民兵。凯隐的小战友们纷纷倒下或逃跑,但凯隐却毫不畏惧。他扔掉了重剑,从地上捡起一把短柄的镰刀,转身面对着惊讶的艾欧尼亚人,诺克萨斯正规军恰好从侧翼呼啸而过。

屠戮的景象令人惊恐无措。农民、猎人、甚至还有几个瓦斯塔亚人,全都毫无尊严地任人宰割。

两天以后,消息已经传遍了艾欧尼亚南部地区,影流教派来到了这片杀戮之地。劫知道这个地区其实完全没有战术上的价值。这场屠杀只是为了传达一个信息:诺克萨斯绝不留情。

一抹寒光落入他的眼角。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躺在泥地里,正在用一把破损的镰刀比划着这位刺客大师。他握着刀柄的手满是血迹,肤色惨白。男孩的双眼中容纳着超越他年龄的痛苦,同时又燃烧着老兵般的愤怒。这种不屈根本无法由后天习得。这个孩子,这个被诺克萨斯抛弃的幸存者,让劫看到了一种潜在的武器,可以反过来去对抗那些派他来送死的人。劫向他伸出了手,将凯隐收作了影流教派的弟子。

按照传统,弟子需要选择一种武器并进行长达数年的训练,但凯隐却精通所有武器——对他而言,刀剑只是工具,他自己才是真正的武器。在他眼里,铠甲是笨重的负担,所以他只披挂着暗影,轻捷无形中夺人性命。他迅猛的绝杀让那些侥幸逃脱的人再也无法摆脱恐惧的支配。

凯隐逐渐声名鹊起,他的自我也开始膨胀。他坚信自己的身影总有一天能够遮天蔽日,甚至超越一派宗师劫。

他的狂妄自大让他主动迎接了自己的最终试炼:追查最近在诺克萨斯出土的暗裔武器,阻止它给疲于应战的艾欧尼亚防卫力量带来的威胁。他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次试炼,却从未问过为何自己会被选中执行这一任务。的确,换成其他任何一名弟子,都会将这柄名叫拉亚斯特的活体巨镰彻底摧毁,但凯隐却将它据为己有。

在他五指握住巨镰长柄的一刹那,腐化立刻开始入侵他的身体。他和这把武器一起被锁在了宿命的斗争之中。长久以来,拉亚斯特一直在等待一个最完美的寄主,从而与暗裔同胞再度相聚,共同摧毁这个世界。但凯隐却没有轻易地被吞噬。他以胜利者的姿态回到了艾欧尼亚,一心坚信自己会被劫任命为影流教派的新领袖。


短篇故事

铁杖客

一。

他手里的这把枪只是个工具——但却是工艺精湛的工具。墨绿色的金属中镶嵌着金线,勾勒出工匠的名字:这样的细节印证着制作者的骄傲与自得。这不是来自皮尔特沃夫的武器——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是为了在那片魔法微乎其微的土地上发挥作用的。而这把枪则出自真正的锻造大师之手。它的艾欧尼亚铜心中脉动着魔法。

他第四次擦拭枪托。只有擦完第四次以后他才能确认擦干净。虽然他一次都没用过。虽然他只是想要把它装进袋子里放到床底下。但把它收纳起来之前他必须确认擦干净,而只有擦完第四次以后他才能确认擦干净。总之现在它干净了。四次一定干净。

它干净,而且精彩绝伦。他的新主顾出手阔绰。可最顶尖的画家不就该配上最顶尖的画笔吗?

新工具的精密和准确让他之前自利刃的作品相形见绌。理解火器的机理耗费了他数周时间,但将刀剑的气功技艺提升到新的高度则花费了数月。

枪中共有四枚子弹。每一颗都灌注了魔法的能量。每一颗都堪与拉司兰僧侣的佩刀媲美。每一颗都让他的艺术奔流喷溅。每一颗都是绝世妙作。它不仅仅能穿透身体。它能使血肉重构。

磨坊镇的那次排练已经展示了这把枪的潜力。作品的反响也让他的新雇主们十分满意。

他已经擦干净了,但枪就握在他的右手上,这诱惑实在太强烈了。他知道自己不该这么做,但他还是展开了那件黑色的鳗鱼皮连体紧身衣。他用左手的指尖轻抚皮衣的表面。油滑的皮面让他呼吸急促。他又捡起了那张紧致的皮面具,然后情不自禁地,把面具滑到脸上。面具遮住了他的右眼和嘴。面具限制了他的呼吸,消除了他的景深感知。

心旷神怡。

正当他戴上肩甲的时候,铃声响起,那是他藏在自己房门前台阶上的铃铛。他快速折起武器并摘下面具。

“你好?”女佣隔着门说。她的活泼音调里透着这座镇南方很远处的出生地。

“按我吩咐做完了?”他说。

“是的,先生。每隔一丈一盏白灯笼。每隔四丈一盏红灯笼。”

“那我就可以开始了,”卡达•烬说着打开了房门。

女佣瞪大眼睛看他走出房间。烬很清楚自己的样貌。通常,他感到的是对自己痛入骨髓般的厌恶,但今天可是演出的日子。

今天,瘦高的卡达•烬优雅地走出房间,手握着一把铁杖。他有些驼背,身上的斗篷似乎掩盖着肩膀上巨大的畸形部位,但从他矫健的步伐可看不出任何身体异常。他向窗口走去,用力地用手杖点着地面。他有节奏地敲打地面——连着三下,然后第四下。他身上金光猎猎,斗篷翩翩,珠宝首饰在太阳下熠熠生辉。

“那个……那个是什么?”女佣指着烬的肩膀问。

烬稍作停留,打量起这名女子天真无邪的脸庞。轮廓圆润,标致对称。这是无聊俗套的图画。如果取下来,做的面具肯定很糟糕。

“是在为了制造渐强音啊,亲爱的,”卡达•烬答道。

从酒馆的窗口,他可以清楚地鸟瞰到山谷中小镇的全貌。他的演出必须精彩绝伦,还有大量的准备工作要做。本镇的知事应该会在今晚回来——可目前看来,烬为今晚制定的计划感觉十分……缺乏灵性。

“我给你的房间拿了一束花,”女佣说着,与他擦肩而过。

他本可以差遣别人布置灯笼。但他没有。他本可以在开门之前换掉衣服。但他没有。现在她已经看到了身着盛装的卡达•烬。

他所需要的灵感启发现在显而易见。如同天命。从来都没有选择的余地。没人能逃脱艺术。

他必须把这位女佣的面孔变得……更有意思。

二。

渍了糖的肉块浮在五味汤的表面,莹莹闪动着。香气诱人,但慎放下了勺子。女侍者转身离去时,带着赞许的微笑点了点头。虽然这碗汤已经足够美味,但汤汁上的脂肪还未融化。稍待片刻,才是味蕾的巅峰享受。需要耐心。

慎端详了一阵白崖旅店的内饰,发觉这里的粗糙和简朴是刻意营造的表象。织木人的手艺堪称妙绝,只在必要的时候才会将多余的枝桠和树叶除去。

桌上的蜡烛荧荧跳动得……有些古怪。慎向后滑离桌子,从大衣下取出双刀。

“你的学生,安静得像是怀孕的沃牛。”慎开口道。

商人打扮的劫一个人走进了旅店。他掠过侍者身边,拣了张离慎三张桌子远的椅子坐了下来。虽然他全身每一个细胞都想冲向他的杀父仇人,但暮光之道不容如此。当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时,才发觉劫离他的距离只是在他能触及的范围之外,多出了一根食指的长度。

慎看向劫,本以为会看到一抹冷笑。然而,劫叹了口气。他肤色灰黄,脸上挂着层层阴影。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等。”慎说

“难道我没把握好距离吗?”劫疲惫地问。

“就算你斩下了我的头,我也能近得了身,然后出手。”慎一边说一边伸出腿,抵在身后的地板上。劫就在十步外加一根半手指的距离之外。

“你的道义与我接近。而你父亲的理想是一种弱点。艾欧尼亚已经无法再承担。”劫翘起椅子的前脚向后仰去,刚刚好能躲过慎的致命杀招。“我明白我没法让你理解,但我会给你一个复仇的机会。”

慎朝着他的椅子靠近了几寸。“我的所为并非为了复仇。而是你破坏了平衡。所以,你该当死罪。”

“金魔跑了。”劫说。

“这不可能。”慎感到胸口猛地空了一块。

“那可是你父亲最伟大的成就。而现在,他愚蠢的仁慈再一次败坏了他生前的荣光。”劫摇头叹道。“你很清楚那个……东西的能耐。”然后他向前倾身,有意将自己的脖颈暴露在慎的攻击范围内。“你也很清楚,只有你和我有办法追到并阻止他。”

慎回想起第一次看到卡达•烬留下的尸体。他的皮肤感到一阵刺痛,不禁咬紧了牙关。只有他的父亲才会坚信,仁慈的公正能够由此彰显。

正是那一天,慎心中的某些东西改变了。而劫心中的某些东西却崩塌了。

现在,怪物又回来了。

慎把剑刃放在桌上。他低头看着面前那碗已臻完美的浓汤,滴滴分明的油膏在表面微微发亮,但他却再无半点饿意。

三。

依然没有劫的迹象。很失望。非常失望。他肯定已经找到自己曾经的朋友了。很有可能劫正藏在暗处,正在看。烬需要小心。

烬站在码头,回身看向那艘外来船只。已经涨潮了,那艘船再过一会就会离开。他必须快点回来,否则下个月就无法在祖安表演了。险关重重。

他停下脚步在一处水坑前查看自己的倒影。水中,一位愁容满面的年迈商人回望着他。多年的表演再加上武术训练让他可以完全控制自己的面部肌肉。这是一张普通的脸,他在这张脸上加了平凡的表情。烬走上坡道,轻而易举地混入了人群。

他检查上方的白色灯笼,计算着距离。如果劫突然出现,他将非常需要这些灯笼。在山顶的酒馆里,他瞥见了种植人布放陷阱的位置。打磨锋利的钢刃,形似花朵。它们将在出现意外的时候保护他的逃跑路线。

他想到金属切过人群并在青色的墙上泼洒鲜艳的红色。那样的场面十分诱人。

他在人群中穿行着,这时他听到了村庄长老对慎说话。

“恶魔为什么要攻击她和知事?”长老问。

慎穿着他那身蓝色的行头,没有回答。

另一个均衡教派的人,一个名叫阿卡丽的年轻女子,站在慎旁边。她走到酒馆门前。

“不,”慎说着就挡住了她的路。

“你凭什么觉得我不行?”阿卡丽质问道。

“因为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就没准备好。”

这时,一个镇里的卫兵从入口跌跌撞撞走出来,面色惨白,表情空洞。

“她的血肉,实在……实在是……”他走了几步,然后瘫倒在地。

远处靠墙站着的酒馆老板大笑起来。然后又开始啜泣——他的脸上涂满了疯狂。“他看到了。他看到那朵花了!”

这些人都将无法忘记他们所见到的卡达•烬的作品。

慎扫视围观人群的面孔。

聪明孩子,烬心想道,然后消失在人群后方。

他抬头在屋顶寻找劫的踪影,同时向着船的方向往回走。

这次的作品是不可回避的。无论是共同还是单独,劫和慎都将追着他留下的线索。他们将追回到吉雍道。回到他们绝望的时刻,然后他们将再次合作。

这就像是他们小时候。他们将抱在一起,陷入惊悚和恐惧。

只有到那个时候,伟大的卡达•烬才会揭开自己的面纱……

并开始他的至真代表作。

四。


人物关系

1.【影流之镰 凯隐-影流之主 劫】

师徒关系


皮肤展览

《LOL》影流之镰凯隐背景故事

摄魂猎手

购买价格:69QB

以上就是影流之镰凯隐的故事了,更多关于他的内容可以点击下方表格了解。

LOL新英雄凯隐介绍
英雄介绍 天赋符文 出装加点 上线时间
台词大全 定位介绍 皮肤展示 变身技巧

百度搜索:牛游戏网LOL活动,你可以随时关注到所有LOL的活动。

草稿纸

草稿纸

小编在下面为大家带来LOL近期热门以及一些实用工具,你也可以加入我们牛游戏官方LOL交流群,群里有最新的活动和最萌的妹子哦!

扫描关注lol微信号

不定时免费发放福利

LOL交流群:721726623

牛游戏福利群:494042365

4月活动大全 2021LPL春季赛专题 2021LCK春季赛专题 云顶之弈攻略专题
热门专题
活动中心 蓝色精萃商店开启 阿卡丽商店 官网专区
选手百科 炫彩皮肤 本周半价 本周周免
相关游戏下载
LOL手游 云顶之弈手游
相关攻略
相关游戏